武汉患者一鞠躬,成都医生的心融化了

在前线和病毒面对面的英雄们

你们,还好吗?

奋不顾身奔赴战场的逆行者们

你们,还好吗?

身在武汉的成都医护工作者们

你们,还好吗?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我在前线勿挂念》

系列报道继续讲述

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

直击四川援助湖北医疗队现状

本期小锦对话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国家紧急医疗救援队队员周学斌医生

2月4日晚,四川省第四批援助湖北医疗队集结,这支由72人组成的“国家队”赴湖北展开医疗支援。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国家紧急医疗救援队队员周学斌医生,也是其中的一员。 当晚,周医生接到紧急通知后,来不及和家人、朋友告别,带上早已准备好的救援装备,直接从医院出发,奔赴抗疫一线。

前往机场的车上,周学斌争分夺秒地和家人通话。电话里的妻子,一声声的支持和叮咛却掩不住担忧,而面对四岁女儿的询问,妻子却说,“宝贝,爸爸要去救人,爸爸是英雄,我们为爸爸骄傲”。女儿很懂事,稚嫩的声音里有对父亲绝对的信任:“爸爸,你是英雄!爸爸加油!”笑着挂掉电话,周学斌的眼眶湿润了。 未见亲人的辞行,总是匆忙,但面对疫情,他们面对的就是责任和使命。武汉加油!与病毒赛跑,和疫情战斗,齐心协力之下定能打赢这场守卫生命的疫情阻击战!

01女儿:“爸爸去救人去了”

周医生的女儿还小,才四岁半,小小的她还不太明白父亲离家这么久要去干什么。周医生妻子的母亲,也是一位医护人员。身边都是医护人员,周医生的妻子自然也能比别人更加理解这一行的责任和辛苦。 她总会耐心地给女儿说,爸爸是去武汉,爸爸去武汉救人去了。 女儿仿佛明白了,爸爸在做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她虽然小,但是已经懂得为我骄傲,还说,爸爸去救人去了。”周医生说到这里,咧了咧嘴,轻轻地笑出声来。

这世间的爱有很多种,而能被自己亲人理解和支持的大爱,才是这场疫情面前,每一位医护人员最坚实却又温暖的支撑。

02尿不湿成了每一位医生每一天的必需品

5号凌晨6时许到达武汉后,70余名第四批四川援助湖北医疗队的队员们,就与上海,陕西等地的医疗队一起,进入了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工作。

每天在医院工作时间不算太长,但是每一分钟都很珍贵。穿上防护服后,一旦脱下来,防护服也就不能再次使用。因此,每一天周学斌都会和其他的医务人员一起,提前几个小时就开始限水、限食,从穿上防护服到脱下防护服那一刻,至少还有8个小时。

图左为周学斌医生

为了尽可能节约时间和避免污染,每天每位医生都会穿着尿不湿工作。十多个小时无法喝水,身体已经很缺水,他们却还要穿着不透气的防护服和尿不湿,汗水湿透衣服,有一些医务人员也出现了轻度的身体不适。 这样的工作不辛苦吗?当然辛苦。 可是从周医生发黑的眼眶里溢出的不是疲倦,更多的是一种坚定和与数万医疗人员一起战斗的同胞之情。

03

戴着眼罩看不清患者的脸

但却被他鞠躬的身影感动

我们连线时,周医生已来到前线8天。这里的每一天,对他和他们都如同一场战役。我们普通人尚且每天看着增长数字惴惴不安,何况是周医生他们。

难道他们就不害怕?不担心吗? 可他说:“上前线,我自己没有犹豫过。”

这些天,他心里记得最清的,还是自己的患者。 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给一位病人解答问题之后,这位病人突然退后,然后深深地向他鞠了2个躬。“我当时看得不是太清楚,因为穿了防护服之后,雾气把眼罩弄得模糊了。但我看到了之后,我也起来轻轻给他点了一下头。” 一鞠躬,一起身点头。仿佛已经是这场疫情面前两人之间最近的距离。此刻,病人和医者的心在一起,我们也和千千万万武汉人的心在一起。

“等这段时间过了之后,肯定会希望再来武汉看一看。因为现在看到的武汉,肯定不是我心目中想象的样子。”周医生最后说道。

小锦采访实录

Q:你们没来得及跟家人告别就踏上了征程,家里人知道吗?他们理解吗?

A:我们的队伍派的比较突然,所以连誓师都没来得及。我当时借调在市卫健委工作,通知我们下午去培训,我去培训了之后,大概五点多,就接到通知说,准备装备等待通知。等到省卫健委的通知下来,大概七点多名单下来了,八点半就让我们集合。所以说走的比较急。因为我们队伍里面,工作纪律这些都是随时在交待的,安排走就走,我自己没有犹豫过。只是有妻子、有小孩、有父母,不是太放得下他们。

我妻子的母亲也是医务人员,所以她更能理解这种感情。出发的时候,我妻子也没有哭什么的,但是没跟我说话,我知道她心里面是怎么想的,是很担心但是也支持我。

我来了之后,我们也通过微信视频、电话,“只要你回来就好了”每次她都这样跟我讲。包括我父母,也是比较支持。我小孩才四岁半,但我妻子给她讲我去干什么的时候,她自己虽然是小朋友,但还是比较骄傲的,说:“爸爸去救人去了。”有他们背后的理解和支持,在工作中,我的内心还是很积极的状态。今天单位上的领导,还在我们家里面去慰问。我也比较感谢他们。

现在你们在一线的救治整体情况怎么样?

方舱医院的治疗的话,我总体来看,还是比较协调的。最近不是网上传了一个方舱医院病人在跳舞的视频,其实发生的地点就在我们第一个参与工作的武汉客厅方舱医院里面。里面的病人是确诊了的轻症病人。这里的治疗第一个是通过药物,第二个是对病人的心理疏导,第三,因为方舱医院里面时间很难打发,病人就可以通过很多文艺活动、体育活动,然后把时间打发过去。

汉口方舱医院里面的条件还要好一些,里面有书柜,还有电视机,都可以帮助患者打发时间。

现在你们每天工作强度大不大?有没有比较担心的事情?

总的来说,在医院工作时间不算太长,但是最大的难点是我们进入工作区的话,全部都要穿防护服,要穿全套的装备。一个是不能吃不能喝,我们是6个小时一个班,但是提前几个小时就开始限水、限食。为了使工作中避免污染出现,我们还穿上了尿不湿,起到一个保障的作用。总共算下来,加上进去穿,出来还要脱,穿上防护服有8个小时左右,这段时间对人身体的考验还是比较大。本来身体就缺水,还会出一身的汗,在这一方面,有一些医务人员也出现了轻度的身体不适。

到武汉以来,有没有让你觉得印象深刻的事情?

我觉得分2个方面。一方面,从报道上看,医务人员还是有相当一部分被感染,但是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不管是我们的队员,还是别的省的医务人员,在面对疫情的时候,没有一个人犹豫。

另一方面,是病人给我的感动。我看病的时候,大部分的病人,他会有意识地离你很远,怕把你传染了。虽然我们是“全副武装”,但看到这一幕,我还是比较感动。

我还遇到一个病人,我把问题给他解答了之后,他退后深深地鞠了2个躬。我当时看得不是太清楚,因为穿了防护服之后,雾气把眼罩弄得模糊了。但我看到了之后,我也起来轻轻给他点了一下头,因为我穿着防护服,没办法跟他再深一步的交流。

觉得辛苦吗?累吗?

还是有一些疲倦,但是我自己年龄不是太大,身体平时也挺好。休息一下还是能够调整过来。

你们对取得这场战疫最后的胜利,有没有信心?

信心肯定有!

这场战疫胜利之后,你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我最想回家陪陪我的家人。如果可行的话,如果疫情过去了的话,我想陪着他们去外地旅游,放松一下。这是最好的一个愿望。

还想再去武汉吗?

武汉的话,等这段时间过了之后,肯定会希望再来看一看。因为现在看到的武汉,肯定不是我心目中想象的样子。包括今天,有热心的市民送油和物资给我们,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希望你们把这场战疫打赢之后,欢迎你们再来武汉看一下。我们也说:战疫以后,你们到成都来,我们接纳你们。

周医生,我们也代表四川成都的人民,对你们的这种支援行动表示崇高的敬意,也希望你们能早日凯旋。

这是我们医务工作者应该做的事情。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

监制 方明远 高筱娟 吴东伟

策划/审核 张婷婷 李影 庄伟伟

采访/视频 于谭阳 戴艾岑

文字 郑涵 王静宇

校对 王映丹

图据受访者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